Loading 活動

« 所有活動

薛峰個展 – 修拉研究:顯⽰屏和打印機

詳情

開幕日期:
2021年11月27日
時間:
4:00 pm - 6:00 pm
閉幕日期:
2021年12月31日
活動類別:
,
網站:
https://www.tangcontemporary.com/

1. 薛峰對於印刷品的興趣,遠遠大於風景本身。

2. 在薛峰繪畫的風格還未形成之前,有兩件事對他影響頗大,可以看做他創作思考的源頭。一件是在1997年,大學畢業的薛峰,接了一個活,臨摹複製了20張畫家列維坦的名作《深淵旁》。優美的畫面,動人的故事,夏日的黃昏,並沒有引起他的興趣,而是同樣的畫作,為何臨摹20遍卻得出不一樣結果?是每次調色、用筆或是心情的變化,導致畫面的細微差異?這種的疑惑,像是畫中深淵里的漣漪,久久不能散去。第二個,是薛峰在偶然中收集到許多黃山迎客松的畫片和各色印刷品,同樣的風景,同一棵樹,卻因為裁切、調色和印刷設備的不同,導致不一樣的視覺效果。有的偏冷,有的發暖,有的灰暗,有的明亮。這種對同一事物差異性的收集,逐漸成為薛峰的愛好和習慣,像是博物志、檔案冊或是人類學和圖像學的比對研究。他收集相同圖像的多種版本,不同時期的西湖風景區的畫片,不同版本的畫冊。在見到原作之前,多是印刷和技術導致的誤讀,有時那個印刷品和屏幕,反倒成了「真實」。

3. 故事和情節,從來不是薛峰畫面的中心。薛峰有意將敘事的成分降到最低,為了更好的表現圖像之間的差異,他需要重復地描繪一樣的題材和形象,主題盡量單調,空間也盡量簡單,只有這樣才能不將觀眾的目光和思緒轉移,複雜的形式和敘事,只會破壞作品的主題。薛峰需要選擇一個盡量簡單的形式,來縮小作品討論的範圍,只有這樣在相似圖像里,色彩、筆觸、構成之間的微差才會被放大,被強化,成為畫面的唯一內容和中心主題。

4. 在60年代,觀念藝術最革命性的文章中,索爾.勒維特寫道: 「沒有理由假設觀念藝術家是為了讓觀眾感到無聊。只有對這種藝術抱以期望像印象派所常用的手法那樣獲得情感性的衝擊,才是阻止觀者真正感知這種藝術的障礙。」這個觀點奠定了傳統藝術和當代藝術的本質性區別,傳統是為了情感性的愉悅,它衍生了所謂的趣味、品格和各種心靈審美、精神救贖的活動,當代是為了傳播觀念,說清一件事情,來表達一系列的觀點,審美活動並不是首要工作。

5. 薛峰的繪畫來自於「點彩畫家」修拉以來的歷史,來自於修拉奠定的以科學和理性的態度進行的「分色法」。作為後印象派畫家,修拉延續了印象派借助外光,觀察、描繪大自然的傳統,然而,他又背叛了這種傳統,如此的工業、機械、追求設計的構件感和精確性。自古典繪畫以來,賦予自然的內在生命,在這裡終結。在修拉的工作中,他一部分讓顏色化為色彩的構成點,開啓了理性的抽象和結構追求,無盡離散的色點,讓時間的光影在縫隙中流動,衍生出無窮無盡的變化。他影響了19世紀80年代之後的梵高、高更、勞特雷克這樣的傳統畫家,也影響了結構主義和冷抽象的發展。另一部分,修拉又將繪畫研究的成果脫離藝術,成為科技革命的源泉,「分色法」、「明暗法」和雪花電視、電腦顯示屏的三色顯像原理十分相似,噴墨打印也是同等的手法。或許說,修拉是19世紀的一台活體噴墨打印機。

6. 修拉的研究,顯示屏,打印機,它們無論表達任何主題,都把對象分解為色彩和明暗的遊戲。它們所表現不是一個孤立的事件和個體,而是所有快樂、悲傷、冷漠和熱情中共有的抽象,一個人類的平均值。

7. 我們需要在修拉以來的歷史背景中看待薛峰的工作,但僅僅是19世紀的修拉,又不足以表達當代的問題。我們需要借助打印機和顯示屏的原理,借助在屏幕上進行的的曲線調色,對一張圖像,通過曝光、飽和度、色溫、色調、銳度、清晰度、燥點、暈影的數值調整,人和機器共同創造出的無限不同與變化,來理解臨摹的20次和迎客松的差異,理解薛峰畫面中色彩和細微的筆觸,理解它們產生的原理和發展的方式。同樣,我們需要借助裁剪、疊加、複製、粘貼的手法,來理解薛峰畫面中層層遞進的空間,無限複製的門。通過排序、網格間距、位置、底部和背景,來理解薛峰作品中畫面大小和圖像的分布關係。或者說我們只有將修拉、顯示屏和打印機合在一起,作為我們觀看的依據,思考的系統,才能默認薛峰在繪畫中創造的全新感受和意義。

8. 差不多從彼得.多伊格開始,顯示屏、螢光色、打印噴墨的效果,開始進入繪畫領域,我們稱之為一個電子繪畫的時代開始。在中國,2008年薛峰就已經開始對電子分色、屏幕色和打印工藝在繪畫中的應用進行嘗試。只是那時候,我們還在譏諷電子圖像的過於裝飾和理性,缺乏好的品味和人的才華,也沒有繪畫性的情趣和宏大的題材。埋怨它中斷了古典和現代繪畫以來最偉大傳統,中斷了我們賴以為生的繪畫之所以在科技大飛躍中仍驕傲存在的傳統。然而,這場革命卻是致命的,它比任何一次繪畫的危機都足以動搖根基。在十幾年後的今天,它成為新一代90後和00後藝術家的宣言,他們成長於屏幕、電子遊戲和印刷設計的世界中,他們看到現實不是印刷品、出版物,就是電子圖像的轉化。他們早忘了寫生,他們使用所有的二手色,閱讀二手的現實,他們並無焦慮之意,接受並驕傲於這種變化,宣稱一個新的元宇宙。

9. 只是薛峰,有些老派和學究,他更感興趣的不是接受和宣揚一個新繪畫時代的來臨,而是思考一個新的事物在什麼時候出現?又是什麼導致了它的出現?在它出現之後又給當下帶來哪些變化?這便是薛峰所做的,自修拉以來的研究。

地點

其他活動

「光之再現」法國藝術展

和平鴿子 Peace Pigeon, 130x195cm, Oil on canvas, 2019

畫廊: 天趣當代藝術館

藝術家: Pierre Carron、Rémy Aron、Marc Tanguy、Natalie Miel、林鳴崗、藏淵

開幕日期: 15 Sep, 2021

閉幕日期: 10 Dec, 2021

博特羅的客廳

Botero in Park Avenue 1

畫廊: Ora-Ora

藝術家: 費爾南多·博特羅

開幕日期: 6 Oct, 2021

閉幕日期: 2 Jan, 2022

剪•紙 特展

WhatsApp Image 2021-10-13 at 11.51.57 AM

畫廊: Artspace K

藝術家: 李云俠、李煥章、劉銘鏗、李庚錞、陳彥廷、 楊雅婷、鄭凱殷

開幕日期: 9 Oct, 2021

閉幕日期: 13 Feb, 2022